用委屈撐開的長大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10
  • 來源:閱讀網

  用委屈撐開的長大

  文/小川叔

  ——寫給那些懷揣玻璃心的歲月

  少年時代意氣風發,做人說話難免都氣盛,接納現實,承認失敗,從天上落到地上,這是一個特別痛苦的過程。

  有人用了很短的時間,有人卻用了很久… …

  比如我。

  如果說去南方人生地不熟的是我的一個決定的話,我得說這個決定并不冒失。

  我大學畢業之前就想著,我要走得遠一點才行,一來是不給自己想家的機會,二來是斷了后路,你才能安下心來。

  那時候北京是我最后的退路,我從一開始就很怕來北京,因為北京離家很近,幾個小時的車程,萬一我受挫了、被騙了,我邊哭邊坐車回家,估計淚痕還沒干就到家了。

  我覺得這不行,你開始不對自己狠一點,后面一定會有更讓你哭的事兒等著你。

  這點,我始終都這么想。

  所謂堅強,其實就是你熬過了最難的事兒,那么以后你就會安慰自己說,再難也不會比那時候更差了。

  經歷過最差的低谷,你才有了承受能力,然后爬坡、向上,都只是一個時間的過程而已。

  去南方之后第一個決定就是不同意當時面試的那家學校的霸王條款,這件事的代價就是之后一個月里找到不工作。

  幸運不會天天都降臨,煎熬、被否定、苦悶,甚至金錢上的壓力、迷茫,都是隨之而來的連鎖反應。

  陰差陽錯獲得的入職機總會有一種否極泰來的狂喜,而第一份工作遭遇到的吃不了的苦,一個月只有兩天帶薪假,還被建議最好不要休息,每天早中晚三班,從上午九點到晚上十點的上班安排,做的不是自己喜歡的設計,而是自己最不擅長的成本預算,整天在各種數字里算來算去,這種看不到希望的堅持,總會讓人分分鐘想逃離。

  當時最大的想法就是:離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離開這個自己不喜歡的職業,哪怕代價大一點都沒關系… …

  北方公司的面試通知帶來的是離家近、對家的想念、自己喜歡的崗位、做設計的滿足,這個通知宛如天堂來信一般滿足了所有的許愿,這種盲目欣喜讓我忽視了工資少了快一半的差距,還自我催眠說只要是自己喜歡的,哪怕錢少都可以啊!就這樣興沖沖回家了… …

  帶著南方幾個月的所謂經歷,以及唯一存下的一點車票錢。

  其實那時候是沒有任何的長進。

  回來受到的第一次打擊就是公司并不如我想象的大,家族企業注定了沒太多的發展空間,同事之間算是和平相處,睡在公司閣樓的地板上,依舊周六周日無休,每月兩天帶薪假。

  好在因為經歷過,所以更能熬得住。

  一個月后調往總部,最大的感覺就是人多嘴雜,辦公室斗爭嚴重,裙帶關系復雜。

  住的條件艱苦,專業經驗不足,人情交往不到位,被否定、沒有自信、嚴重焦慮,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,甚至一度都找不到向上的動力。

  所以現在有的時候我很理解那些給我寫信的小朋友的心情,是因為我當年也是從這樣的迷茫中熬過來,那時候非常希望有個人陪我說說話,哪怕是罵我、說我沒用都好。

  那份迷茫期真的非常難熬。

  之后遭遇的打擊就是發現自己的工資真的很少,以前你覺得為了理想,錢不是問題,后來你才知道,不論啥時候,錢都是個問題。

  當燒鍋爐的老大爺笑著說,啊?你一個月才八百,我一個月還六百呢!咱倆也差不多嘛!

  那個時候留在心底的不僅僅是失敗,還有更大的是自我厭惡… …

  之后最大的打擊來了… …

  那是我剛搬到設計室住的時候,雖然那暖氣充足,但是要早早起來,以防止別的同事來設計室自己還沒起床,那會很尷尬。

  起早之后洗漱完畢食堂的飯菜都還沒有好,我就利用這段時間去跑步鍛煉,這本來也是個無心的動作,卻被公司的總經理看在眼里。

  公司的總經理是董事長愛人的姐姐,也是當初她把我招聘進來的。

  某一天她一早找我,說有點事兒交代我辦,我當時還猜想是不是看我最近很努力,設計稿也被老板頻頻看中要給我提前轉正加點工資。

  所有的美夢都是用來被打碎的,異想天開最適合的就是冷水兜頭。

  總經理用一副長輩關愛的眼神看著我說,聽說你最近每天都起來跑步?

  我點點頭說,嗯,最近因為搬到設計室去住了,所以早點起來,別耽誤大家工作,另外一方面覺得冬天了多運動一下,省得感冒。

  那么我有個事兒可能要拜托你一下。

  啥事兒?您直說就可以。

  “咱們公司燒鍋爐的那個老大爺最近因為快過年了所以提早回家了,現在鍋爐都是老張幫忙照看。”老張是我們老板的司機,平日里還幫著處理一些送貨之類的雜事兒。

  “我看你這孩子也勤快,最近起的又早,本來燒鍋爐的老頭每天早晨還負責給咱樓下的自行車擺好了,咱工廠女工多幾百口子人,人人都不自覺,弄得那車棚特別亂,你看你現在反正早晨也沒事兒,你就幫著擺一下自行車,等年后燒鍋爐的老頭回來再替你。”總經理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說著這事兒,我聽的第一反應就是屈辱。

  你會有那種感覺么?尤其是在才畢業剛剛工作的前期,你總會覺得為什么這個世界上會有那么多“不公平”!

  前階段有個網友給我寫信,說她進公司之后發現自己沒有工位,被安排到打印機旁邊,和一堆廢紙坐在一起,她覺得自己好像低人一等。

  我說我特別理解那種感受… …

  有時候正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是新人,自己什么都沒有,所以才會更渴望遇到一個積極向上的領導,一個和諧溫暖的環境,一份維持溫飽的工作,一個相對公平的待遇。

  我們總是覺得自己要的并不多,而生活卻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你,其實你索要的這些都是奢望。

  正是因為什么都沒有,所以才更怕被人看不起。

  我忘記了我當時是以什么樣的表情去點的頭。

  我這人個性很懦弱,尤其是當時又沒什么自信,我不敢去頂撞領導說,我不做這個。

  但是真的去做的時候,你又覺得厭惡的不行。

  我是全公司唯一的一個本科學歷,其他的兩個設計師一個是專科畢業,一個是成人自考的學歷。工人們都覺得我們做設計的很神秘,整天不用干活,只是畫幾筆就可以獲得認可,現在被使喚得和勞力沒什么區別。我內心里那唯一一點小小的驕傲,終究在這個命令前變成了齏粉。

  我記得我第二天下樓的時候,有的職工騎著自行車來,看到我在碼自行車都很詫異地問我,開始的時候我還解釋,漸漸的就索性說,唉!領導讓干啥咱就干啥唄,還好沒讓我去燒鍋爐呢!

  我就是在那個時候決定了,我要離開這兒,等到一個合適的機會我一定會走!因為這里不尊重我。

  新人在懷揣玻璃心的時代,總會強調一個詞兒就是“尊重”,其實那些是當你面向社會的時候留給自己的最后一小塊遮羞布,而生活往往會展現它最殘酷的一面,將它徹底撕掉。

  你終究要學會坦然赤裸地活著。

  放棄自尊也好,委屈妥協也罷,這其實并不是所謂的打擊,而只是一種磨練。

  因為你要面對的是殘酷生活的本身。

  它,就是這樣,你不讓自己強大,你就沒辦法在這個爾虞我詐、競爭慘烈、殘酷和溫情并存的世界里生活。

  扛得住原來你接受不了的,這就是長大。

  后來我在廣告公司也遇到過一個實習生有類似的情況,因為她輩分最小經驗最少,所以大家加班的時候很喜歡讓她去訂餐,直到有一次她忽然一臉陰郁眼含淚水地反抗說,我不做!我是來實習的,不是來給你們買盒飯的!!憑什么讓我做?我不做。

  瞬間大家都很尷尬,幾個同事都詫異地看著她,后來其中一個同事哈哈干笑了一下說,來來來!今天我請客,大家想吃什么告訴我,我去買… …

  第二天,那個實習生沒來上班。她決定放棄這里,不再來了。

  很多前輩也許會說,訂個飯而已嘛!又不是大家要你請客,而且你還可以借機了解一下每個人的口味,舉手之勞嘛!這不是挺好,這就是新人太矯情了。

  我自己因為有過早年這種“屈辱”的經歷,所以我深深地理解她的心理活動,但是又覺得她失去這個機會有點可惜… …

  每個人都希望在職場之初能受到善待,被人肯定、被人夸獎、被人教導,但是總會有被罵、被責罰、甚至被冤枉的時候,那些就是生活這個殘酷的家伙,拿著小錘一點一點敲打著你的心,你總要把你最脆弱的部分打掉,才能逐漸學會堅強面對。

  有的人很倒霉,他們遇到的是一記重擊,之后玻璃心破得粉碎,所以恢復的時間也無比漫長。

  有的人很幸運,他們獲得的小敲擊和贊美是并重的,所以他們往往是邊被鼓勵,邊拔出那些傷害的碎片。

  你總要給自己一個摔碎再復原的一個過程。

  也許夸獎會讓你自信和肯定,但是你所有的提高和轉變大多都是伴隨著失敗和屈辱。

  心胸是被委屈撐大的,長大的這條路,委屈是必不可少的調味料。

  我在擺自行車的那段日子里,曾無數次的嘟囔著,自言自語地說,你覺得你們讓一個大學生擺自行車這樣合適么?你們就是這樣尊重人才的么?

  其實,尊重不是別人給的,是你自己掙來的。

  那些尊重不是你身背后的學歷、家長、關系,是你在這里的獲得和成績。

  人才是需要價值來體現的,在你還沒顯示自己價值的時候,你其實就只是一個擺自行車的、訂盒飯的,你希望被人重視,那就用行動好好去做!如果你眼下需要這個平臺或者看重這個平臺,那你只能從最基本的貼票據、訂盒飯、買咖啡開始做起… …

  這些也許你覺得是屈辱,也許你覺得是不尊重,但是如果這些你忍不了,后面更殘酷的人生,你要拿什么來面對呢?

  你只能敲碎玻璃心,讓自己換個角度去想,熬到那個能體現你實力的機會,等到有一天大家發現你不但可以訂盒飯還可以提出新的點子、做出完美的執行、擁有一套PPT美化的法寶,你才能因此被人肯定和需要。

  沒人能給你鼓勵,你能依賴的也只有自己。

  用不服輸的態度去生活,用委屈撐開長大。

  • 沒有一種工作是不委屈的
  • 不辜負自己,不委屈別人
  • 別為小小的委屈難過
分頁:123
精彩推薦:勵志 | 用委屈撐開的長大來源于:http://www.ymadla.live/swyd/196485.html
斯诺克直播吧